Global Nuclear Disarmament Fund

 

全球GND基金

 

 

《旧金山记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2005年7月17日,星期日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旧金山
僧侣、和平运动人士用步行引起人们对核战争恐怖的关注

60年前的这个周末,世界开始笼罩在核时代的阴影中。60年前的这个周末,世界开始笼罩在核时代的阴影中。

在新墨西哥州特尼狄附近的一个绝密的核弹试爆地,科学家们第一次成功地爆炸了一枚原子弹-为一个月后在日本投下两颗核弹以结束二战铺平了道路。

星期六,一小队禅宗僧侣及和平运动人士开始踏上1,600英里的行程,他们从旧金山出发,前往位于新墨西哥州的特尼狄核弹试爆地,以唤起人们对世界核战争恐怖的警醒,为确保永不使用核武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一些僧侣带着用日本著名的和平之火点亮的灯笼,乘坐"日本丸"号帆船从日本远道而来。这束和平之火最初是在1945年8月广岛遭到原子弹的袭击之后,人们从燃烧的废墟中点燃的。

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34岁的凯莉·安·加里克是一名和平运动人士,她说,她是打算走完整个行程的二十多人中的一个。此外,还有数百名志愿者将会步行其中较短的部分路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广岛",她说。"这就是我们行走的原因。"

在25天的旅程开始时,很多和平运动人士更加关注常规暴力和战争(尤其是中东)。随着冷战的结束,与核战争相比,大多数美国人则更加关注恐怖主义可能造成的危险。

但在星期六39号码头附近的集会上,一些和平运动人士却努力将人们关注的焦点重新引向潜在核战争的威胁。

"现在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 战争的危险是巨大的," 华盛顿特区非赢利性研究机构-防御信息中心的核专家布鲁斯·布莱尔说。布莱尔曾在20世纪70年代担任"民兵"洲际核导弹计划的发射官员。

动作影星史蒂文·西格尔也作了简短发言。最近,他认捐了100,000美元用于拆除俄罗斯的一枚核导弹,并且还说,每个人都必须尽其所能为禁止使用核武器而战。

"我们民众必须担负起这一责任,因为如果出现任何意外,我们都将受害," 西格尔说。

拉斐特67岁的Takashi Tanemori 动情地讲述了广岛原子弹爆炸对他造成的伤害,那时他还是个孩子。

Tanemori 说,这场灾难使他失去了父母、祖父母和其中两个姐妹。Tanemori 说,他的左半身在爆炸中被如此严重地灼伤,以致于救援人员为他制作了一只骨灰盒,认为他也将难以存活。

虽然Tanemori 在18岁时就搬到美国居住-起初在中部山谷采摘葡萄-他说他还是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真正原谅他的第二故乡的轰炸行为。他说,他父亲最后托梦给他,警告他切勿冤冤相报。

这不是和平运动人士第一次将"原子之火"从日本带到新墨西哥州。

三年前,广岛和平之火多教派参拜小组曾带着这束火焰前往洛斯阿拉莫斯,科学家们就是在那里研发出了作为曼哈顿项目一部分的第一件核武器。

星期六,僧侣们按计划步行前往SBC公园,然后踏上通向帕洛阿尔托的征程。

S斯坦福纪念教堂将于今晨8点接待这支僧侣队伍,然后他们将继续前往圣何塞,按照计划的安排,于晚间7点在日本城举行集会。

有关此行的更多信息,请访问www.gndfund.org。

托德·华莱克的电子邮箱是:twallack@sfchronicle.com

第A–26页
版权所有2005,《旧金山记事报》(SF Chronicle)

全球核裁军基金
One Market Street, Spear Tower Building Suite 3600. San Francisco CA, 94105

版权所有(C) 2008年“全球核裁军基金”,保留所有权利。

Global Nuclear Disarmament Fund English Japanese Chinese French Spanish Korean German Russian Arabic